殺客01.jpg   

 

如果這世界是場game,而你非贏不可,那麼只有相信自己的心聲,全力以赴。

 

楚楚可憐的金髮水手服少女舉著長刀、擎起手槍,帶領同樣年輕、同樣一身勁裝的姊妹兵團,忽而在槍林彈雨中衝鋒陷陣,忽而從半空一躍而下砍殺人形怪物,忽而在奔馳的火車上攻擊機器人守衛……隨著濃密捲翹的睫毛開闔眨動,場景從飄雪的日本佛寺、生化殭屍兵充斥的煙硝戰地、噴火惡龍盤踞的高大城堡、賣淫俱樂部的舞台化妝間,到牢門重重的精神病院……一變再變,唯一不變的,只有少女蒼白的臉龐。

將少女的故事從頭看起,就像一本漫畫,引子之後,色調陰鬱沉重的彩頁沒有對白,簡潔俐落的分鏡拉滿張力,脆弱無助的嬌小少女被推到命運的大門前,一場魔幻的秀正式開始。

跟許多冒險遊戲一樣,少女召募伙伴,收集道具,想辦法過關斬將,用血淚打通生路,最後卻出人意表,留下遺憾與疑惑告終。怎麼會這樣呢?她不是已付出所有的努力嗎?為何到頭來,卻還是被殘酷的現實摧毀?甚至失去主角地位?還有那些時空錯亂的歷程,現實與想像的分界何在?難道少女真的瘋了?

再一次檢視種種蛛絲馬跡,釐清一遍吧……

殺客02.jpg  

時代或許是20世紀中期,少女──洋娃娃(Baby Doll)不幸喪母,繼父意欲性侵她和妹妹,她奮力抵抗、舉槍開火,準頭卻偏了打中吊燈,迸裂的燈泡碎片竟然刺死妹妹。繼父把她送進女子精神病院,並暗中買通管理者布魯瓊斯(Blue Jones)假造簽名,安排她過幾天接受腦前葉切除手術,破壞她的記憶。布魯領他們參觀院內設施,來到一處禮堂,稱之為「劇場」,台下有十幾個女孩充當觀眾,台上則有一位精神科醫師薇菈葛斯基(Dr. Vera Gorski)正在進行波蘭式療法:帶領患者在音樂中放鬆心情,「演」出自己的故事。神情恍惚的洋娃娃左耳聽著繼父和布魯竊竊密謀,右耳傳來溫和沉穩的女聲:「放下一切……你可以掌控這個世界。」然後,台上的患者從診療床坐起身來,她有一張嚴肅剛毅的臉孔,洋娃娃和她四目交接,茫然的眼眸漸漸凝聚光采。

腦科醫生來了,洋娃娃被押上手術椅,一雙大眼瞬也不瞬的凝視醫生。但見一支錐子高高舉起,對準洋娃娃的眼窩骨敲了下去……剎那間,場景改變。

手術椅上的女孩拿掉假髮,大聲抱怨「精神病患」這個點子真是爛透了,男人怎麼可能會愛?旁人聞言,訥訥的把一塊塊布景撤掉,舞台指導──葛斯基夫人出言安撫,這裡的老大──藍佬則把洋娃娃推上前,要這位發火的台柱小甜荳(Sweet Pea)過來見見新姊妹,帶她去認識環境。小甜荳沒空理會,叫來好妹妹火箭女(Rocket)代勞。火箭女留著一頭金色火焰般的叛逆短髮,大眼睛靈動有神,不但親切的領著無措畏縮的洋娃娃參觀她們接客的房間,也在洋娃娃半夜失聲痛哭時主動去安慰。

殺客02-2.jpg  

隔天在舞蹈教室,葛斯基夫人要洋娃娃跳段舞來看看。這裡的每個女孩都要練舞,用舞技和青春肉體魅惑滿足客人是她們的工作,也是唯一的生存之道。第一次音樂響起,洋娃娃像塊木頭。葛斯基夫人半提醒半警告,再放一次音樂,這回洋娃娃閉上眼睛,讓葛斯基夫人的聲音流入腦海:「不要怕,你已經擁有你需要的全部武器,你可以掌握這個世界。」

殺客03.jpg  

洋娃娃張開眼,她孤身一人站在積雪的空曠庭院,雪花點點飄落。她朝著前方的日式寺廟走去,推開大門入內,見到一名灰髮老人跪坐在大廳中央擦拭長刀,他模樣乾瘦,輪廓並不屬於亞洲人。

殺客04.jpg   

殺客05.jpg  

『你可以幫助我嗎?』

「怎麼幫?」

『我想……離開這裡。大概吧。』

「你確定那是你要的嗎?」

『對……我要出去。』

「那麼,你必須戰鬥。拿去,你的武器都在這裡了。記住,當你拿起這把刀的時候,你的戰鬥就開始了。」

老人拿出一盒手槍,又將刀遞給她。手槍的握柄掛著吊飾,十足少女氣息;而日本刀寒光鑠鑠,刀鐔是精緻的花形鏤雕,散發致命奪目的美麗。

洋娃娃被送出門外,老人又說道:「你還需要五樣道具:地圖、火、刀子、鑰匙,最後一項是個謎,要靠你自己找出來。它是一切的源頭,也是一切的解答,等你找到它,將會得到最完美的結果。」

庭院裡已有三個敵人等著她,它們是穿戴武士兜和鎧甲的魔魅,洋娃娃從呆站、被打飛、到連逃帶打,一邊摸索提升戰鬥技巧,最後冷靜的集氣使出「一閃」,漂亮地結束了這場戰鬥。

 殺客06-10.jpg  

洋娃娃再睜開眼,葛斯基夫人和女孩們熱烈鼓掌,這段特殊的舞蹈讓所有人看得目不轉睛,連藍佬和保鑣也不例外。看了洋娃娃的表現,藍佬相信,幾天後那個大客戶浪子(High Roller)來的時候,一定會對她很滿意。

殺客11.jpg  

但洋娃娃並不打算變成浪子嘴裡的肥肉,她決定逃亡。火箭女第一個響應計畫,黑琥珀(Amber)、安女郎(Blondie)也躍躍欲試。一向以大姊自居的小甜荳阻止不成,只好跟著加入,不過她有但書:萬一苗頭不對,只要她喊停,大家就收手。計畫十分簡單,洋娃娃跳舞迷住眾人,其他人就趁機去偷地圖、打火機、菜刀、萬能鑰匙,這些東西能讓她們避開守衛、防身、製造混亂,火災警報也會令保全系統自動解除最外層的牢鎖。於是,洋娃娃的舞蹈幻境從第二回起多了幾個戰友,大家聽從灰髮指揮官的命令,合作執行任務。

殺客12.jpg  

一樣東西對應一個地點或人物,地圖貼在藍佬辦公室牆上,愛抽雪茄的市長隨身攜帶打火機,菜刀插在廚子的腰間,藍佬脖子上掛著萬能鑰匙。

殺客13-15.jpg  

殺客16.jpg  

前兩樣物品入手還算順利,但藍佬已察覺不對勁,對女孩們發出恐赫。小甜荳要大家別玩了,火箭女卻不肯放棄,她不願意再過這種行屍走肉的生活。摯愛的妹妹胳臂往外彎不聽話,小甜荳生氣傷心不已,但只得到火箭女一句哭泣抱歉。

殺客17-18.jpg  

洋娃娃、火箭女、黑琥珀在廚房故作無事般清洗馬鈴薯,遲遲等不到布女郎從舞蹈教室偷來音樂帶。她們不知道,布女郎已不堪壓力,不小心當了抓耙仔。洋娃娃萌生退意,火箭女並不氣餒,這時小甜荳旋風般出現,她們轉開收音機,計畫照常進行。當小甜荳就要摸到菜刀的前一刻,音樂因為收音機電線短路而中斷了,廚子回過神來,怒不可遏的舉刀刺向小甜荳。火箭女以身為盾,死在姊姊懷中。藍佬帶著保鑣撞開門衝進來,下令把歇斯底里的小甜荳關進壁櫥裡。

殺客19.jpg
  走掉一個安女郎,來了一個小甜荳,五個隊員還是剩下四個。

殺客20.jpg
   在這場幻境裡,任務失敗了,火箭女不願拖累小甜荳,在爆炸前一刻訣別。

 

浪子終於來了,失魂落魄的洋娃娃跟其他女孩都在後台準備。藍佬用一貫假惺惺的戲劇化表情和手勢,對這樁反叛事件表達出沉痛的苛責,然後當場槍殺了布女郎和黑琥珀。他斥退眾人獨留洋娃娃,打算霸王硬上弓,卻被她反手抽出化妝台底下暗藏的菜刀刺向脖子,搶走了鑰匙。

洋娃娃釋放小甜荳,兩人依計行事,躲躲藏藏地成功來到精神病院的大門口,然而,那裡杵著好幾個大男人,她們絕對躲不過這麼多雙眼睛。

出口就在眼前,希望卻破滅了,小甜荳心灰意冷。在這絕望的一刻,洋娃娃領悟了謎底,第五項事物,一切的源頭和解答,就是她本身。她決計把自己當成誘餌。小甜荳錯愕阻止,想要另找方法,但洋娃娃堅定的說道,這是唯一一條路。

『我不是主角,你才是。我們之中只有你可以回去過正常的生活,因為你很堅強。』

洋娃娃昂首決然走出陰影,踏進男人們的視線,從眼角餘光瞄到小甜荳已低身貼牆溜出鐵門。一個男人上前嘻笑著盤問洋娃娃,她正眼一掃,抬起腿用力踢向他的胯下。

場景又回到手術室,洋娃娃垂下頭癱在椅子上,腦前葉已被切除。薇菈葛斯基博士進來關心手術狀況,腦科醫生閒聊說道:「我從來沒遇過這樣的病人,她看我的眼神,就好像希望我動這個手術。」博士很快在同意書上發現自己的簽名被偽造,震驚過後,明白了誰在搞鬼,通報警察把布魯瓊斯押走。可是太遲了,洋娃娃已對外界刺激沒有反應,成了表情空白的半植物人。

另一邊,小甜荳坐上長途巴士,在好心的灰髮老司機掩護下,展開返鄉的旅程……。

小甜荳脫困了,洋娃娃跟死了沒兩樣,洋娃娃找到這種答案,如何稱為完美?不過,再想想洋娃娃的遭遇,或許真的是最好的結果。

當洋娃娃進入精神病院時,潛意識中早有「逃走」的打算,或許她自己也沒發覺,其實她一直在注意建築構造和派得上用場的工具。然後她聽見薇菈葛斯基博士那番話,思考開始發生變化,為了當上自己生命的主宰,她用意志力將現實環境和行動過程以幻想包裝,與新同伴一起構築這場孤注一擲的求生冒險。病院化為賣淫俱樂部,人面獸心的繼父成了偽君子神父,為錢可出賣患者的管理人毫無疑問是老大,底下的年輕妓女們(患者)渴望自由。幾段舞蹈幻境是想像中的想像,結合了心念意轉和實際動向。

從母親病死、繼父伸出狼爪、妹妹意外死亡到精神病院的冒險,洋娃娃一直很努力對抗生命中的逆境,而最後她明瞭一件事:她想要的自由,現實中並不存在,禁錮她的並非建築物,而是自己的心牢。她被失去摰親的悲傷、無意中鑄下大錯的深沉悔恨所束縛,受到罪惡感的鞭笞,火箭女曾問她,有時候會不會希望一切沒有發生過,她回答:「無時無刻都在想。」因此,對現在的洋娃娃而言,「遺忘」就是她的出口。

不過,那些努力也沒有白費,洋娃娃可以幫助唯一剩下來的隊友──小甜荳朝原本的目標前進,獲得屬於她的出口──「人身自由」。

電影開頭的引子說道:每個人都有守護天使,他/她的模樣並不固定,今天是老人,明天是少女,也可能像惡魔,總會在你意想不到的時候出現。他/她並不是出來代替你戰鬥,而是為你指引一個方向,能不能走到正確的道路,全看你自己。

沒有洋娃娃,小甜荳不會想逃,也逃不了,洋娃娃可看作她的守護天使。擴大來說,葛斯基醫生、火箭女也曾扮演過洋娃娃的守護天使。還有一個神祕角色──那位灰髮老人,他先是出現在洋娃娃的幻想裡,尾聲又在現實中以司機的身分登場,無論裝扮如何變換,相同的是帶著瞭然於心的微笑提供協助。十之八九,他是真正的天使,守護所有陷於苦難的羔羊,不過若要他親自出馬,似乎得滿足一個條件:「天助自助者」。

第一個死亡的火箭女,個性敢衝敢做,以前不懂事害得小甜荳陪她一起淪落,又曾偷拿廚房裡的庫藏;安女郎最軟弱,洩底害了大家;黑琥珀的勇氣不夠多,計畫敗露後忍不住開口求饒;或許因為她們都有道德或性格上的缺陷,亦或她們太早放棄自己,天使才沒有伸出援手。而小甜荳即使置身黑暗的環境,仍不忘盡力應付老大,好讓妹妹與其他姊妹過上好一點的日子,這份修女般的慈愛和堅忍,也許就是她得以開展新生的理由。

最後剩下一個問題:洋娃娃真的不是主角?

冒險遊戲中常見到的主角特質像是堅強的心靈、不屈不撓的毅力,任何試煉都能通過,總是能走向光明的未來,如果依這些來判定,洋娃娃可能真的不合格;但誰能說,在洋娃娃本身的故事裡,她不曾認真努力過?毫無疑問的,她仍然為自己寫下了動人的篇章。即使洋娃娃也說過小甜荳才是主角,但我認為,當時她是站在對方立場說的,她已看透自身的極限,可她知道小甜荳還有希望,所以她才端出主角的帽子,要小甜荳從此以後好好活下去。

洋娃娃動手術後的表情,迷迷茫茫,跟每一次她在幻想中開始「跳舞」時一樣,她的心是不是已經獲得平靜了呢……


殺客海報A組2x3.jpg
  這款有點把人修過頭了,假假的感覺。

殺客海報B組3x2.jpg
  這款的小甜荳表情好猙獰啊...... 

全站熱搜

para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